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鹰潭频道 >> 本网专稿

贵溪三中在职教师月入万元 补课禁令如同虚设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鹰潭讯 记者刘志琨报道:虽然公办在职教师有偿开班补课早已被明令禁止,但在贵溪三中,仍有部分在职教师顶风作案,在校外开班补课,并充当起辅导班的"老板",令家长满腹怨言。近日,贵溪市第三中学多个年级学生及家长向本网反映称,该校老师在学期开始之初,"强令"学生必须参加其在校外组织的补课班并在补课班进行托管。同时,家长们在投诉中指出,公办教师在校外开班补课,主管部门“装糊涂”是推动补习大潮的幕后黑手之一。

      学生每月千元补课老师每月可赚万元

      近日,有家长向本网投诉称,身在贵溪三中上小学孩子每天下午下课后都在学校旁小区的老师家补课。“孩子的班主任每天放学和周六、周日,就在学校旁边小区里补课。而且不止我小孩一个年级在补课,二年级以上的每个年级都在补,我们的小孩简直成了老师的生财法宝!”李姓家长气愤的对记者说,“教学质量好的老师每天能带十多名学生,一般的老师也能带5~6名学生,每个孩子1000多块,月收入万元太简单不过了。”

      “开学时,老师在课堂上告诉学生,自己在外面开了班,大家可以去上课。”另一名姓周的家长表示这种说法表面上虽然没有强迫学生补课,但孩子把老师的话说给家长听,家长自然就明白了老师的用意。

      学校附近居民楼成补课集中地

      接到投诉后,记者随即赶赴家长所指的贵溪三中前西区居民楼进行调查。经过几天的蹲点调查,记者发现该小区有很多个补习班,每天下午4点30分学校放学后,陆陆续续就会有一群孩子“涌入”这些居民楼中。这些孩子的家并不在这,那为何放学后不回家往这赶呢?后经过记者调查了解,原来孩子除了要补课,还要在老师家吃晚饭。

      透过窗户,可以隐约看到,孩子们排在一起有的看书,有的在写习题。直到晚上7点30分左右,这些孩子才会等待家人来接或自己回家。

      记者也随机询问了一些家长和孩子,但这些家长和孩子都非常警觉,拒不透露相关细节。据一知情人士介绍,三中在职老师利用课余时间在外补课都已成为半公开的秘密,老师们感觉法不责众,赚钱又快,则越来越多的老师加入有偿补课行列。但自从教育部出台了禁令,这些补课老师现在也越来越小心谨慎,告知家长和孩子不准在外说任何有关细节,深怕被当作出头鸟。

      贵溪三中校长:有偿补课竟是市场需要?8小时以外很难管?

      日前,记者来到贵溪市第三中学,拨打了悬挂在校外公示栏内分管有偿补课徐副校长的电话。徐副校长表示,对于在校老师进行有偿家教,学校确实存在不少这样的情况,但作为学校却很难管理。“作为校长我不会包庇老师,但做起来却很困难,现在的老师搞家教时间、地点很讲究,都是在下班以后、晚上或者双休日。作为一个校长的权限,我只能管老师8小时以内的工作时间,如果8小时以内搞家教,我抓到绝对严惩不贷,但下了班以后是老师的业余时间,校长仅仅是我8小时工作时间的职责,8小时以外我也是一名普通人,没有执法权。”徐校长表示,学校对老师有偿家教深恶痛绝,每次开会他都必讲不许在职老师搞有偿家教,超过工作时间,没权利管辖老师校外活动。但家长只要能实名举报,学校绝对会一查到底,属实就处理;如果是匿名举报,时间上有些忙不过来,只能“敲打”一下被匿名举报的老师。

      高收入让老师放弃师德

      有偿补课为何如此泛滥不止,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般老师的工资收入为3000元左右,中高级以上职称的老师收入会多出一些。但课外授课收取的费用少则千元左右一个孩子,高的竟达1500左右一个孩子。如此之高的收入,让老师们铤而走险,在师德与政策法规之间游走。

      在教育部出台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中,规定划出6条“红线”:严禁中小学校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有偿补课;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组织、推荐和诱导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等。但在贵溪市第三中学,老师们仿佛如身在“法外之地”般依然我行我素!补课、乱收费等乱象依然屡禁不止!令人更加生疑的是,教师校外补课在被多次举报后依然“生意兴隆”!

      学校视而不见,补课现象猖獗泛滥。何部门能真正管理这种乱象,本网将继续关注此事。